1985年5月31日 星期五

【轉貼】車站名書法字


【港鐵 INSIDER】    https://www.facebook.com/mtrhk/posts/10154011044360151
月台上的書法字型經已陪伴大家二十幾年,亦都成為港鐵月台的特色之一。
將軍澳綫同港島綫月台上的書法字型都是出自已退休的港鐵建築師區傑棠先生,而西港島綫伸延的三個
車站 ( 堅尼地城 / 香港大學 / 西營盤 ) 繼續由區先生題字。這種意態生動的行書,賦予各站不同的靈氣。

乘車應變錦囊的書法字: http://hkrail.wikia.com/wiki/用戶:Roylai133/港鐵書法字            [ 車站顏色 ]

                                     ( 圖片引用自互聯網  / 版權為其擁有者所有 )


【轉貼】車站書法字
http://mtr.hk365day.com/Railway/Special/calligraphy/main.html
車站書法字由前地鐵建築師區傑棠先生所寫,原意是用來舒緩候車乘客在港島綫的月台
環境所產生的心理壓力,因為大部分的港島綫月台是曲線的,有別於一般車站的箱形設計,
而且候車月台往往較其他支綫月台為窄,所以區傑棠先生便建議使用書法字來粉飾港島綫
的月台。在後地鐵在將軍澳綫及藍田站設置書法字,但主要功用只限於裝飾月台。

港島綫
堅尼地城站   
此站使用天藍色作為車站主色,配合深藍色的書法字。堅尼地城站早在早期系統稱為堅尼地站,
不少民間鐵迷組織都會認為當時地鐵限制站名只有三字,直至落實興建西港島綫,正名為堅尼地城站,
成為第一個擁有四字站名的車站。此站的設計與將軍澳綫車站雷同,鋼板下並沒有紙皮石襯托。
另外,「」字其實參考了文徵明的行書,而並不是簡體字。
* 舊建議書法字寫法   
( 根據 2006年10月23日明報通識網《 即席揮毫 寫下港島西線新站名》)
香港大學站   
此站使用淡綠色作為車站主色,配合深綠色的書法字,車站英文名稱已改稱為 HKU,中文名稱則是繼
堅尼地城站後,第二個有四字的車站。
月台牆身與將軍澳綫車站相若,以焗漆鋼板作為主要裝飾,鋼板下面並沒有紙皮石作為襯飾。
西營盤站   
此站使用紫藤色作為車站主站,配合深紫色的書法字,顏色方面比較像東涌綫東涌站。而在書法字方面,
中間的「營」字比其他字為大,其他車站的書法字多是安排在同一虛擬的橫線上,這是比較特別的。
上環站   
此站使用淺啡色作為主色,此站在兩鐵合併前擁有最長的月台,因車站興建時計算有誤,而現時多出的
位置亦設有月台幕門。月台的書法字是深啡色,與車站主色有所襯托。
中環站  
此站使用紅色作為港島線月台主色。因為中環站只有車頭及車尾的一卡有焗漆板佈置,而中環站亦是
一個重要的轉車站 ( 可轉乘荃灣線/東涌線及機場快線 ),所以沒有一塊焗漆板是沒有印上站名的。
金鐘站  
此站以海藍色及黃色作為車站主色。不過書法字只會印在海藍色的焗漆板上。金鐘站原本的建議名稱
為海軍船塢,固此車站站色也與海藍色有一定關係。而金鐘站亦是少數在港島線擁有箱型設計的月台
(另外兩個為太古站及筲箕灣站)。
灣仔站  
此站使用黃綠色作為車站主色。可能「灣」字筆畫比較多,細看可見「灣」字是一個異體字*。
而在最後的一劃可見其心思。*異體字可查看http://dict2.variants.moe.edu.tw/variants/
銅鑼灣站  
此站使用紫色作為車站主色。銅鑼灣三字筆劃非常多,從書法字可見有不少筆劃省略了,而「灣」
更是使用異體字*。書法字用上了深紫色更與站色更為配合。
*異體字可查看http://dict2.variants.moe.edu.tw/variants/
天后站  
此站使用了橙色為車站主色。雖然天后二字筆劃較少,但要帶出一種書法味道是難的。
我們可見「后」字的確能帶出不平凡的視覺效果。
炮台山站  
此站使用油綠色作為車站主色,而書法字則使用深藍色作為襯托。因為顏色關係,所以在站內燈光
顯得稍暗。而「山」一字雖然筆畫少,但分開兩邊來完成這一個字就比較罕見。
北角站  
此站有兩個主色,分別為橙色及橙黃色。而這一張是橙黃色的港島線月台。
將軍澳線的月台則使用另一顏色 - 橙色。對比於港島線月台最大的分別,就是焗漆板下方並沒有使用紙皮石,
這一個月台是港島線唯一一個全月台未有使用紙皮石的月台。如果細心看看那些焗漆板的上方,它們與普通
港島線的有所不同,板上是沒有任何圓釘的。
鰂魚涌站  
此站使用藍綠色作為車站主色。選擇此色的原因其實都是因為站名的關係,
鰂魚應該在海中生活,所以選擇藍綠色也是較為適合。
特別的是「魚」的寫法,下面不是四點而是大,既不是簡體字及日文字,
其實這是一個中國古字。
太古站  
此站擁有一個比較特別而獨一的設計:上下也用上了紙皮石,中間卻用上焗漆板,而站色為紅色,
與太古的黑色書法字形成一個強烈對比。
西灣河站  
此站使用啡黃色作為主色。比較灣仔站的「灣」字是不同的。「河」字更簡化了右面筆劃更見其
獨特風格。書法字以深啡色作為對焗漆板的襯托。
筲箕灣站  
此站使用紫藍色作為車站主色,而書法字為淺紫色。
比較特別的是該站是唯一一個沒有在焗漆板上印上站名的車站。

將軍澳綫
油塘站  
此站使用檸檬黃作為車站主色,雖然與港島線車站一樣把書法字印在焗漆板上,但紙皮石
卻沒有在板的下面出現,反而在焗漆板以外的地方鋪上,估計是因為易於清潔才會有此鋪排。
調景嶺站  
此站使用淺綠色作為主色。調景嶺早在80年代已經是一個較偏遠的市郊地方,所以使用淺綠色亦算合適。
將軍澳站  
此站主色為紅色,主要是呼應「將軍」二字。古時會有血洗沙場形容戰爭,
當中血是紅色的,當然戰爭當中以將軍為首,所以有可能與此有關。
坑口站  
此站的焗漆版是淺藍色,應該是呼應其站名。
因站名的「坑」可以是裝著河水,而河水顏色為藍色。
所以該站的主色也是藍色色系。
寶琳站  
此站使用橙色作為車站主色。特別的是「琳」字是依據附近的路而命名的。
寶琳站也是在將軍澳地區其中一個在焗漆板印上站名的一個站(另一個為坑口站)。
康城站  
此站使用淺紫色作為車站主色。值得一提是康城二字是連住的,這是唯一一個與其他車站書法字不同的地方。

觀塘綫
藍田站  
此站是觀塘線與將軍澳線接軌前,唯一一個非港島線車站而擁有書法字的車站。
特別的是,印上的站名是以置左的方式表示,這與鰂魚站其中兩個月台的情況一樣。
另外,藍田站的主色是海藍色,這是因為配合站名的「藍」。
~~~~~
奧運站
奧運站的月台圖案是獨一無二的,亦成為站長最愛的車站。
早在製作書法字系列時,已很想為自己喜歡的車站製作一張,因為奧運站是唯一一個擁有燒上彩色圖案於
鋼板上的車站。而在站內我最喜歡單車這一張圖案,因為色彩比較鮮艷。
                      <單車>                                          <羽毛球>                                            <游泳>

                   <滑浪風帆>                                                                                                 <標槍>
                                                        
奧運站是因為記念李麗珊在奧運滑浪風帆項目中取得金牌。
站長認為這張畫對奧運站來說是比較重要的。

                                             ~~~~~~~~~~~~~~~
【轉貼】明報   ( 2006.10.23 )        (  原來灣仔站是區傑棠最不滿意的作品,
區傑棠先生的專訪 : 從書法、繪畫到建築                              原因是「仔」字收筆時多了一筆「賊筆」,
                               融入生活環境的書法家                           留下瑕疵;而最滿意的則是西灣河站。 )
地鐵書法家寫出人生安慰獎 港島線各站大字 陪伴港人20年
在硬邦邦的港島線地鐵車站內,偶爾舉頭一看,會發現一些「鐵畫銀鉤」的書法,陪伴大家走過每一個車站。
負責為地鐵題字的區傑棠,本身只是個平凡建築師。每日回家都看見自己的作品,區傑棠說:「這樣就20年了,
也算是『人生安慰獎』吧!」
地鐵的網絡繼續伸延,西、南港島線亦上馬在即,不過,區傑棠本月即會告別香港,移居別處。相信大家都
會問:到底這些書法會否失傳?西、南港島線甚至日後新的鐵路線,又由誰揮筆寫站名?
平凡建築師 本月移居加國
出生於1950年,看來平凡的區傑棠,原來是地鐵站內書法大字的原創者。在港島線11個車站(除杏花邨、柴灣)、
將軍澳線5個車站及觀塘線藍田站,大家舉頭即可看見這種獨一無二的「地鐵體」書法。
不少乘客心中或會抱怨:為什麼荃灣線和觀塘線車站,都沒有這些優美的大字?原來背後「有段古」。
早在1976年加入地鐵任職建築師的區傑棠解釋,由於港島線全線採用隧道鑽挖,只有3米寬的月台,位處於
直徑約6米的圓形管道內,而用作保護牆壁的鋼板亦因隧道管道問題而呈「半圓彎形」,像隨時會塌下來似的,
對乘客而言壓迫感頗大。
以藝術品紓緩月台壓迫感
於是,地鐵遂研究以藝術品紓緩這種無形壓力。區傑棠說,地鐵當年曾考慮在鋼板上加上圖案點綴,但要在
鋼板上燒上彩色圖案,程序相當複雜,成本也十分高。結果,負責設計的外籍工程師「看中」了區傑棠的
墨寶,放大至適當尺寸,以特別的技術弄在永不脫色的鋼板上,於是成為了港島線的標誌,「無想過真的
會用在車站內,直至親眼看見才相信」。
至於在早年興建的荃灣線及觀塘線,由於是採用「明挖回填(cut and cover)」,將沿線路面挖開興建車站,
月台相對寬闊,沒有壓迫感的問題,地鐵也就沒有特別替這些車站加上書法大字了。
港島線已通車21年,區傑棠的筆舻也陪伴大家走過近四分之一個世紀。將於本月移居加國的區傑棠,看到
自己的作品卻感到一點唏噓,「這樣就20年了,時間匆匆,算是人生的安慰獎吧!」
新線車站書法 可電郵回來
「新線的車站,還會有書法點綴嗎?」區傑棠笑言,地鐵早在2002年將軍澳線通車時,已向他提及替西、
南港島線車站提字,「有需要的話,用 email 傳送回來,不也是可以嗎?」書法會失傳的問題,看來只是
杞人憂天吧!

~~~~~
【轉貼】東方日報:副刊   ( 2002.10.21 )   撰文:林海雲 攝影:Rex

業餘書法家行草美化地鐵站
金鐘、灣仔、銅鑼灣、天后……港島線至近期將軍澳線地鐵站月台壁上,筆鋒雄厚蒼勁的行草書法站名,
由五十二歲業餘書法家區傑棠手執一管羊毛筆蘸墨揮毫而成。
書法,令區傑棠領悟「寧靜致遠」境界,也使匆匆來匆匆去的地下鐵路車站,那月台牆壁鋼板的冷冰冰,
添上一抹熱愛中國文化的餘溫。
癡呆沉迷書法
長袖恤衫配西褲,結上領帶,架一副幼框眼鏡;從外表打扮看,區傑棠一副洋派專業人士模樣,骨子中,
卻是個熱愛中國傳統藝術,十七歲開始學國畫習書法的業餘書法家。「我性格內向,有一種『癡呆』傾向,
使我喜歡學習繪畫和書法、中國文學、古舊傳統的東西。做藝術必須有幾分『癡呆』,才能專注、沉迷其中,
做出成績。」區傑棠默然半晌,才溫吞斯文地吐出一字半句,嘀咕似的,像寫書法,下筆前三思,逐筆逐畫,
氣定神閒。
1987年,區傑棠還在地鐵公司工作;當時,對中國藝術深感興趣的意大利裔總建築師,構思加添識別港島線
與觀塘線車站的標記,向區傑棠提議用中國書法(區曾贈字給他);區傑棠即管寫下各地鐵站站名,卻對構思
半信半疑。「起初我不相信,後來,職員放大我寫的站名毛筆字,才相信真會在地鐵站月台見到我的書法。」
他回憶道:「我在兩周內寫完所有站名,最先寫金鐘、銅鑼灣,平均每個寫數十次,惟西灣河是一揮而就。
鰂魚涌和將軍澳最難寫;兩組字字形都是伸展向外的,中間的字要壓縮,字體、筆畫空間擺放很考人。」
領悟寧靜致遠
港島線車站站名的字,以行草寫成,區傑棠說:「行草書法予人動態、飛躍的感覺,配合地下鐵列車迅速、
動感的特性。」哪個站名寫得不滿意?他說:「灣仔的『仔』最後一畫收筆時多了一筆,書法上稱為『賊筆』;
這個不經意的瑕疵,看 看 ,看慣了,又不太難看啊。」
「現代書法家劉海粟的字,蒼勁、豐厚、有『血肉』。古代書法家,我喜歡宋代米芾及寫楷書聞名的歐陽洵。」
談起書法,說話慢條斯理的區傑棠忽然如數家珍,滔滔不絕。「筆畫簡單與繁複的字連接一起最考人寫,例如
中環,寫『中』字簡中加繁,最後一筆輕輕勾起收筆,填滿兩字擺放的空間,令筆畫布局較平均。」他說。
區傑棠現為設計學校講師,據他觀察,年輕人怎看中國書法,他以六字總括:「有興趣,沒勁頭。」他說:
「書法必須專注,要沉迷,沒有短期利益。老子說:『治大國如烹小鮮。』書法亦然,必須慢工,急不來。」
從書法領悟到甚麼?「寧靜致遠。」區傑棠言簡意賅:「寫書法令我放鬆、舒閒。」他有煩惱、苦悶,就邊聽
音樂邊寫書法,像他寫得最多,別人要得最多的兩個字:止觀。他說:「止觀是佛家語,意思是去到一種環境
,遇到困難、煩惱、思考不明、前景渾濁看不清時,停下,靜心觀看四周,想一想,不要橫衝直撞、行得太遠,
思清想楚,再上路。這兩個字教曉我活得輕鬆。」
區傑棠小傳
1950年在香港出生,畢業於香港城市大學。中學時受老師盧公鼎先生(嶺南派書法、篆刻藝術家)啟蒙,
喜歡書法及繪畫,後到萬國藝專學校隨周世聰老師門下學習書畫。1976至98年在地鐵公司服務;現為香港
正形設計學校室內與環境設計主任講師。
而官方地鐵網站在二十五週年紀念的特別網站中這樣說:
要數地鐵藝術的先鋒,當然是率先以藝術形式出現在不同地鐵站內的站名書法題字了。1985年港島綫首次
通車時,愛好書法的區傑棠先生就以充滿動感的行書為各站題字。而這些書法就憑紙上真跡,造片放大,
再燒到牆身鋼板搪瓷物料之上,造到永不褪色的效果。不過這些書法並非每站都有,要看就要到港島綫或
將軍澳綫沿途,而藍田就是觀塘唯一有站名書法的車站呢!
我的書法字月台繪畫方法
每一張的地鐵街道圖上面都印有車站的毛筆字圖,我就首先把圖掃描進電腦中,再按字的形狀,每一方塊
地完成一個個的字,這樣就可以把字放在畫好的月台上,再調整一下就完成一個站了。一個站的書法字也
有不同的版本呢,有些不正確的我乾脆不畫了。而找到毛筆字的地方有:
港島線 上環至筲箕灣某邊月台、藍田站、將軍澳線、各地鐵街道圖封面
其他個人感覺  
所有的毛筆字都是以行草寫成,給人的感覺是爽快、跳躍的感覺,十分配合地鐵快速。毛筆字不但令平平
無奇的車站月台添增文化氣息與美術感,更加把中國的文化慢慢的融入現代中。中環站的色調最有中國氣息;
金鐘站的最有金融氣氛,配合商業色彩;銅鑼灣站的毛筆字與紫色背景的配合,真的與地區文化配合—紫色
給我的感覺一向都是貼緊潮流,而在銅鑼灣就可以找到很多潮流玩兒了,這些為冷漠的車站增加色彩,顯出
設計者的心思。
藝術,每一處地方,每一樣東西,不但在藝術館中看到,好像地鐵站的書法,都有藝術的存在。每一天我們
都看見它。這些日常生活看到的藝術品,為每一天、每一秒的平平無奇的生活上,增添更多的生活情趣,
更多的生活色彩!把藝術融入社會,融入生活,效果原來是這麼好的!

                                            ~~~~~~~~~~~~~~~

評論: http://master-insight.com/content/article/2853
 《 地鐵站書法與公共藝術空間 》

~~~~~~~~~~

    ( 由於平台版面限制,設定頁數導致點擊「轉貼文章」分類 / 標籤時未能顯示所有發放文章,
      可點擊「轉貼文章目錄」按圖查閱,不便之處,敬希見諒! )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